废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废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沈阳警方揭止咳水套购成摇头水黑幕【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5 20:59:33 阅读: 来源:废铜厂家

正规药企生产的“止咳水”,怎样变成为黑市的“摇头水”?12.4元一瓶的“止咳水”,被套购、骗购流通到黑市卖到200至300元,身价翻了多少倍?

2016年沈阳警方侦破部督2016-251“大晨”贩毒案可待因复方口服溶液,数量较大。

在此案侦查过程中缴获的大量复方可待因口服溶液中,有6000瓶是沈阳某药企生产,且近年来屡次查获该公司生产的可待因制剂在黑市流通。

为了查清事实、堵塞漏洞,沈阳市公安局禁毒支队组成调查组对“大晨”贩毒案中收缴的大量沈阳产复方可待因口服液开展从生产、运输、销售、使用等全环节的调查。

在沈阳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易制毒化学品管理大队大队长安平等人不懈努力调查下,揭开了从正规药企生产的“止咳水”一步步被套购、骗购成为毒品黑市“摇头水”的流弊黑幕。

国家禁毒委副主任、国家禁毒办主任、公安部反恐专员刘跃进对此案批示:严查精麻药品流入非法渠道问题,要从个案入手,要涌现出更多像安平同志这样具有钉子精神的基层骨干。只有这样才能逐步揭开其中的黑幕。

第一幕

雨夜夫妻求助:救救我家孩子

多年前的一个雨夜,时任沈阳市公安局禁毒支队四大队长的安平在单位值班。

外面大雨滂沱,办公室却突然传来敲门声。

“这么晚了,会是谁呢?”打开门,门外站着一男一女两个中年陌生人。见到安平,两人扑通跪下,这让安平措手不及。

“救救我的孩子,求求你!”中年女子先发声,安平回忆,当时看见泪水从女人的眼角流下,与打湿头发的雨水混在一起。

赶紧扶起两人,安平让两人坐下,说说孩子怎么了。

随后的40分钟里,安平听到这样一个故事。

来访的两人是一对夫妻,丈夫是一名科研人员,妻子是一名高校教师。两人有一个可爱的儿子小王(化名)。夫妻俩送儿子出国留学,每年寒暑假儿子才会回国与父母团聚。

本来,出生在这样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小王的成长之路应该平稳很多。却没有想到,一个暑假,让小王变了一个人。

“他迷上了喝‘摇头水’。”说到这儿,安平听出了一个母亲的心碎。

小王母亲告诉安平,小王暑假回国,与同学聚会,经常出去玩,给小王的零花钱“他总是不够花。”

同时,小王的身体却一天不如一天。有一次,在打扫小王房间时,母亲发现,小王屋里有很多“止咳水”的药瓶。

这下,本来背着父母喝“摇头水”的小王不但没有收敛,反而公开了,“我不喝就难受。”

小王的零花钱不够了,就直接跟父母要钱买“摇头水”,“要是不给他,他就要跳楼,寻死觅活的。我们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去看看孩子吧。”安平跟着小王父母连夜去了小王家。房间里的小王,蜷缩在床上的一角。床头的照片里,一个高挑健壮的小伙子,怎么也跟眼前这个瘦骨嶙峋、精神恍惚,处在迷幻当中的男孩对不上号。

“他一天得喝七八瓶。”小王母亲说。安平暗想,这孩子的情况已经很严重了。随后,安平帮助这对父母将小王送去了某精神病院,但没想到的是,小王并不配合治疗,而且继续想尽办法喝“摇头水”。

一年以后,小王身亡,安平终究没能挽救这个年轻的生命。但从此“摇头水”在安平的心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这东西坑害了多少像小王一样懵懂无知的青少年。”

第二幕

沈警方查获“摇头水”超9万瓶

2015年5月1日,国家三部委下发公告,将含复方可待因口服液体制剂纳入到第二类精神药品管理,确定了非法贩卖和滥用含可待因复方口服液体制剂的违法性。

从此,打击黑市流通的“摇头水”有了明确的法律依据。

2016年以来,沈阳市禁毒部门共破获贩卖药水目标案件5起,其中部目标案件3起、省目标案件2起。共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154人,其中刑事处罚77人、行政处罚77人,缴获各类含复方可待因口服液90000余瓶(袋)、可待因片剂4728片。涉案金额600余万元。

其中省督2015-153案件:缴获各类含复方可待因口服液3672瓶;省督2016-8案件缴获可待因口服液及愈酚待因口服液两万余袋、两万余瓶;部督2016-147案件:缴获含复方可待因口服液制剂(联邦止咳露)、复方磷酸可待因口服液(可非)、复方磷酸可待因口服糖浆等5000余瓶;部督2016-508案件:缴获含复方可待因口服液体制剂、复方磷酸可待因口服溶液、“可非”复方磷酸可待因口服糖浆等4246余瓶(袋)共计333850毫升,另缴获可待因片剂4728片;部督2016-251案件:缴获各类含复方可待因口服液三万余瓶,溶液总重量达3000余公斤。

安平在工作中发现,虽然国家已将含复方可待因口服液体制剂纳入到第二类精神药品管理,相关部门在液体制剂的生产、运输、销售、使用等方面也加强了监管,加大了对非法贩卖和滥用液体制剂行为的打击力度,但液体制剂从正规药品生产企业流弊到毒品消费“黑市”的渠道依然存在,“只有找到并堵住这个通道,才能真正杜绝液体制剂流弊案件的发生。”

第三幕

“止咳水”成黑市“摇头水”

2016年1月,辽宁省沈阳市法库县公安局禁毒大队接到线索称,一名叫“大晨”的沈阳人长期在沈阳贩卖含复方可待因口服溶液,数量较大。

经过调查,发现“大晨”伙同“大斌”从浙江、河北等上线分别购买毒品,在沈阳贩卖,平均每月购买毒品三四次,每次超过5000瓶。

据此,沈阳市公安局禁毒部门联合河北、浙江等地禁毒部门深入经营、果断出击抓获犯罪嫌疑人董某(大晨)、曹某(大斌)等人,缴获大量复方可待因口服溶液。

在此案侦查过程中缴获的大量复方可待因口服溶液中,有6000瓶是沈阳某药企生产,且近年来屡次查获该公司生产的可待因制剂在黑市流通。

明明是正规药企生产的“止咳水”,为何摇身一变回流沈阳,成为了黑市的“摇头水”?

为了查清事实、堵塞漏洞,沈阳市公安局禁毒支队会同市食药监局、法库县公安局及药品生产企业相关工作人员组成联合调查组对“大晨”贩毒案中收缴的大量的沈阳产复方可待因口服液开展从生产、运输、销售、使用等全环节的调查。

第四幕

警方追查“摇头水”流通来源

要查就从源头查起,时任沈阳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易制毒化学品管理大队大队长的安平首先对复方可待因口服液的生产源头开展调查。

经调查,沈阳这家生产“止咳水”的药企,2014年7月末被食药监部门两次突击飞行检查,发现该药企对产品原料采购、存储、使用、运输、成品销售等过程完全符合规范。

但为了确保该类产品不发生非法流弊,该药企暂停生产及销售,企业为此蒙受了约2.5亿元的经济损失,且生产线200名员工处于停工放假状态。按照规范的流通渠道,因为含有复方可待因口服液属于第二类精神药品,药企只能出售给有该类药品经营资质的医药公司,医药公司再将药品出售给符合资质的医院等医疗机构,医院按照处方出售给患者。

生产没有问题,那问题可能出自流通环节。经过调查生产批号,“大晨”案件中查获沈阳药企生产的这批“止咳水”系销往河北省廊坊市永清县东方医药药材公司。

第五幕

11家医院被套购6275瓶“摇头水”毫不知情

2016年6月6日,安平等人组成联合调查组赶赴河北省廊坊市展开调查。

安平等人对东方医药药材公司该品种“止咳水”的购进、仓储、销售、发运各环节的票据记录、应收应付账目、财物记账凭证、银行对账单等资料,以及对该公司负责人、财务主管、开票员、销售人员等相关岗位人员的询问,并对廊坊市广阳、永清、大城、香河等县(区)11家销售下游医疗机构进行核查,终于发现了问题。

根据记录显示,2015年5月1日至12月31日期间,该公司曾经向11家医院出售过“止咳水”,通过该公司4名开票员的出库记录共计73笔,其中涉及沈阳药企生产的“止咳水”累计11个批次、6275瓶。

然而安平等人向该公司“止咳水”流向的11家医院进行核查,11家医院的负责人均表示从未购进过该品种。根据这些医院的进货凭证、库存记录台账、购进品种明细及药品销售记录,均未发现有购进这类“止咳水”行为。

因此,安平等人推断,这11个批次的6275瓶“止咳水”被人套购。

第六幕

“前男友”利用医药公司“前女友”非法套购牟暴利

了解相关情况后,安平等人对东方医药药材公司内部人员再次进行核查。

这时,该公司开票室主任、出生于1990年的邓某交代了实情。

原来,作为开票室主任的邓某掌握该公司所有开票员登录开票系统的用户名和密码,其利用职务之便先后多次使用4名开票员的账户登录系统,向11家医院名头虚开这类“止咳水”的出库单据,或者直接指使开票员虚开出库单据,并利用公司出库、发运、货款结算、提货人身份确认等管理漏洞,伙同另一犯罪嫌疑人刘某以“收款室现金交款,仓库发货区自提货物”的方式对这种“止咳水”进行套购,流入非法渠道,流弊为毒品黑市上炙手可热的“摇头水”,甚至回流到生产地沈阳。

刘某和邓某是什么关系,能让邓某心甘情愿不惜违规违法为刘某进行非法套购?刘某又为何铤而走险套购严格管理的管制类药品?

审讯中,邓某交代,刘某是其前男友,而刘某又是某医药公司的销售人员。

刘某当然知道,含有复方可待因的“止咳水”就是在黑市上销售火爆的“摇头水”。一瓶正规厂家生产的“止咳水”出厂价仅每瓶12.4元,被套购销售到黑市,每瓶可以卖到200至300元。

让暴利冲昏了头脑的刘某为了赚钱,多次找到邓某请求帮忙。而心里还念着刘某的邓某为其一次又一次非法操作,套购“止咳水”。

刘某拿到大批“止咳水”后,再将其销往包括沈阳在内的多个地区,在毒品黑市上流通。

对刘某的“生意”,邓某毫不知情,从未获利,直至案发邓某才知道自己被刘某骗了。

第七幕

流通环节漏洞导致“止咳水”成黑市“摇头水”

在沈阳市公安局禁毒支队经办的另一起案件中,犯罪分子利用乡村医院的资质,向四川、云南等地的3家医药公司主动骗购同类止咳水6万余瓶,然后再以高价销售到广州等地牟取暴利。

为何犯罪分子能够屡屡成功?管理严格的国家第二类精神药品屡屡从正规销售渠道流弊到毒品黑市?

对此,安平介绍,根据对多起案件调查中发现,医药公司和下游医院的资质被利用,套购、骗购“止咳水”的情况多发。

具有第二类精神药品经营资质的医药公司存在现金交易、自提货人员审查不严,发货登记记录不规范的管理漏洞。

而一些小医院、医疗机构为了方便,将购进药物的相关手续直接保存在上家医药公司,这样也造成了其相关手续被冒用,成为被犯罪分子利用的漏洞。

作为第二类精神药品,含有复方可待因口服液体制剂长期服用会造成成瘾依赖,并对中枢神经造成损害。

在安平关于含复方可待因口服液体制剂流弊问题的调研报告中,他建议,为了弥补这些漏洞应建立监管系统之间的无缝连接,将含复方可待因口服液制剂的管理延伸至终端用户,形成含复方可待因口服液体制剂管理,从药品生产到销售,再到医疗单位,最终到患者手中完整的监管闭环。

同时针对某一地区、某一品种的含复方可待因口服液体制剂销售、使用数量突然大增进行报警协查工作机制,最大限度减少复方可待因口服液体制剂流入毒品黑市所造成的社会危害。

?

极限格斗游戏

热血豪杰

三国英雄传手机版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桃花醉游戏下载

相关阅读